互联网巨头和银行们的开放路线图:“合作进入深水区”

2018-12-12 15:27 Admin

  金融科技下半场怎么打,不计试错成本的强推新业务似已不太可持续。没有互联网母体公司的用户、数据、技术、场景和品牌的基础,不可能有衍生金融业务。反过来,如果不能通过金融业务积累一定数量级的忠实用户并获得收入和盈利,在母公司无力继续投入的情况下,收缩战线成为明智的选择。

  12月5日左右网易理财下线所有理财产品,网易理财官方公告称,下线后用户需要前往资产对应的基金公司/销售平台/保险公司赎回,网易理财官网不再支持赎回。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早在2017年9月网易理财就停止新理财产品销售,对存量产品设立一年多业务过渡期。

  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星夜赶科场。百度在11月29日拿到了证券期货的经营许可证,补齐其基金销售的牌照短板。这意味着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简称“BATJ”)四大互联网巨头均已拿到基金代销牌照。

  11月20日,京东金融宣布升级为京东数字科技。2018年4月,百度宣布拆分百度金融,启用新品牌“度小满金融”独立运营。

  在开放方面,度小满金融、蚂蚁金服、腾讯金融和京东金融等路线出奇一致,都在积极推进与传统金融机构深度合作以求共赢。

  2018年11月1日,度小满金融CEO朱光在百度世界大会上透露,度小满已与50多家银行和消费金融公司合作放款超2500亿元,服务超700万小微企业主,不良率低于行业平均值。

  度小满消费信贷平台“云帆2.0+”系统,通过“智能获客、大数据风控、客户经营、贷后管理”与金融机构合作提供消费信贷。度小满的资金合作方是超过500家的金融机构,包括农业银行、中信银行、光大银行、南京银行、济宁银行及持牌消费金融公司等。

  以南京银行为例,其与度小满金融合作的业务2017年8月份正式上线,截至2018年10月底,规模达56亿,利息收入3.7亿,不良率只有1%。济宁银行副行长张衍珍在百度世界大会上透露,与度小满金融联合业务2017年12月才正式上线,2018年前9个月余额55亿,利息收入逾2亿,不良率在0.5%左右。

  在大数据风控方面,度小满金融在人行数据基础上,将风险区分度提升15%。度小满多头监控系统可提前1个月预警风险,动态监测不同地域和不同行业信用水平变化,防止过度共债等。度小满在百度世界大会上公布的数据显示,度小满金融资产M3+逾期率低于1%,钱柜777某城商行与度小满金融合作一年后风险成本下降50%。

  蚂蚁金服更是推进开放平台的先行者,在监管政策的变化下,其信贷业务从去年就开始加速平台化转型。微众银行也将自身定位为平台,其微粒贷产品放贷模式为微众银行与金融机构联合。

  谈到与金融机构的合作与边界,一位BATJ系金融子公司的负责人在11月7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双方合作已经进入深水区,“不再像以前那种我帮银行放一个或者给银行引流一个客户,已经不是那个逻辑了。所以我们今年实际上很少会讲我们又跟哪些银行合作了,可能更多是在产品上面跟金融机构联合定制。”

  “银行过去希望拿到现成产品解决方案直接用,互联网公司过去也主要对内部的,市场化和外部化也需要过程,所以双方都要磨合。在风险管理能力上双方分歧大,诉求点有很大的区别,因此好的技术能否在银行业落地要看能否深度定制和结合银行实际情况的改造。”一位银行科技部门负责人12月4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在他看来,双方合作中最大的问题是大家都当惯了甲方,导致摩擦不可避免。两个做惯甲方的行业都需要调整观念,总体而言,在金融科技方面转型比较好的金融机构都有“甘当配角”的心态,不能把对方看做供应商,要看做真正的合作伙伴。

  只有真正实现深度定制才有可能发现此前隐藏的深层次的问题。金融业务复杂程度高,传统互联网业务更多是小额高频且较标准,因此在合作中会产生双方都没有想到的问题,前述部门负责表示,“有些系统如果不在银行里落地,互联网公司可能跑十年也发现不了有些问题。反过来也是,如果不与互联网企业合作,银行也可能摸索十年也发现不了一些问题。”

  朱光介绍,目前度小满金融提供的信贷服务,只满足百度生态内不到1%的需求。也即,百度生态内还有99%的金融需求没有被满足。在百度生态的14款用户过亿的APP中,每天有60亿日搜索请求,这些用户在百度搜索旅游、装修、租房和教育等消费信息,以及大量小微企业经营查询信息,产生大量的金融需求。

  国有大行科技能力强,相对更倾向于自行研发,互联网企业相对而言只是配合的角色。一些小型的城商行农商行则在短期内都没有这方面的诉求。

  因此目前银行与互联网合作比较好的多集中于全国性股份行和头部城商行,对他们而言,互联网巨大的流量优势和技术能力是迫切需要的,一方面提升自己技术能力,一方面通过合作来做客户引流和业务落地。

  但过分依赖互联网机构的弊端也显而易见,如果大家都走到了对客户资源的争夺上,如果银行没有自己的核心产品、核心风险管理能力,只提供资金,最后只能被管道化和边缘化。

  比如一些规模小的银行自身能力不足,与互联网巨头的关系不是合作,而像是依附,更关注短期的盈利性,顺便提升自己的科技能力,有些业务规模不小盈利还是可观的,更多的还是观望和无从下手的阶段。

  银行选用互联网企业的技术也会碰到很多挑战,因为没有前例,包括监管机构也对云计算在金融机构应用持审慎态度,需要更多沟通,因此业务范围不能铺开太大,只能通过试点逐步落地。

  比如说分布式架构在银行真正应用落地的案例不是很多,因为分布式架构需要有一定业务量的基础,但大部分金融机构平时碰不到“双十一”这种峰值情况,分布式架构反过来会给过去稳定的系统带来挑战。

  “我们银行触网很早,业务量上升很快,的确带来峰值压力,所以采用了分布式架构,但并不是所有银行都适合采用分布式架构。”一位头部城商行相关负责人12月3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多家受访的银行均表示,未来双方的整体合作思路应该是科技可以引领,但归根到底还是业务来驱动,所以业务合作是科技合作的基础。

  从科技能力整体来说,互联网企业的投入和储备都比大部分银行要高要强,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都很领先,银行也意识到互联网对新科技的运用能力值得学习,这是双方能够合作的基础共识。

  具体的合作效果分短期和长期来看,短期来看,基础的、支付、理财业务合作上,互联网机构和银行合作已有深度,不论是从交易量还是收益分成上双方都能看到成效。

  一位城商行相关部门负责人12月3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该行在金融科技方面走得比较早,与互联网行业头部大机构比如BATJ整体合作都进度不错。在未来的趋势是通过合作赚各自优势能力的钱,互联网靠流量和技术优势赚钱,银行靠资金和风险管理能力赚钱,这是可以持续发展的合作之路。

  “我们的合作更多是业务+科技,并非单纯技术合作。其中与蚂蚁金服的合作比较早,合作也更深入。整体而言蚂蚁业务线最全面体量最大,业务线太大市场冲击力较强,过去蚂蚁与银行合作的态度比较强势,但从去年开始整体方向在调头,阿里云总裁胡晓明回归蚂蚁金服任总裁是否会让阿里云和蚂蚁云的产品线有所整合尚待观察。”

  从科技能力来讲互联网大佬们各有区别,从市场的反映来看,蚂蚁科技积淀最深厚,数据库、云、操作系统等中间件上很强。百度在大数据、搜索和人工智能等方面更突出,京东则胜在技术和业务结合上做得更好,风控技术也很强。

  互联网巨头们近年纷纷表态从金融转型科技,一方面还是外部监管环境要求;一方面也是互联网机构在做过金融业务后发现风险控制并不好做,不如发挥自己优势能力互补合作。

  “我要强调的一点是,这些大的互联网机构虽然都说要转型做科技,但是他们也从来没有放弃过金融。” 前述城商行相关部门负责人称。